欢迎来到安乡县人民政府!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心灵家园

小虫专访---用一辈子呼唤爱

安乡政府网 www.anxiang.gov.cn   发布日期:2016-07-22  作者:  

                小虫给我做的专访-----《用一辈子呼唤爱》

最初知道陈红喜这个人,是在一家发行量很大的报纸上看到他画的水墨格言漫画,其中的哲理深深震动了我,后来在网络上搜索他的相关资料,发现他早已是享誉全国的《爱与志》的漫画作家了,被网友尊称为“全国最有爱心”的漫画家,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我专程跑到安乡特殊教育学校,借助电脑、纸笔和陈红喜老师展开了一次推心置腹的交谈。

小虫:介意说说你的耳朵是如何聋的吗?

陈红喜(以下简称陈):那还是我读师范的时候,我的初恋女友无情的伤害了我,让我深深痛苦之余,竟然双耳暴聋,虽经多处求医,但是疗效甚微,只能依靠助听器和看口型来勉强与人进行语言上的沟通。

小虫:那一定花了不少医疗费吧?

陈:可以说是倾家荡产,为了给我治病,我父母不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变卖了家中一切值钱的物品,跑遍全国各大城市有名的医院,但是面对我的病情,医生也好,教授也罢都无能为力。但是家人不死心,拉着我去寻找偏方,求神拜佛,包括练气功等等,该想的方法都想了,病情依然如故。想想那时候真的叫痛苦,爸爸妈妈背地里为我流了数不尽的眼泪,自己也自杀的念头无日不有之。

小虫:伤害你的女朋友,在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可曾给你一些安慰和鼓励?   

陈:安慰和鼓励?没有!一丝一毫都没有。这件事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什么是人性的冷漠。所以在以后的生活当中,我不会对他人寄予太多的期望,反过来说,如果谁给我帮助,我会真诚的感激,并且努力对他人有所回报,因为有一个人性的冰冷在那里作为对照。

小虫:你相信报应这回事吗?

陈:以前不相信,现在年纪逐渐大了,开始理解了因果报应的内涵。你伤害一个人,如果你有良心,有良知,午夜梦回的时候,深夜扪心的时候,你会受到良心良知的谴责,日日纠缠着你,夜夜拷问着你,这就是报应。如果你没有良心没有良知,将伤害别人当着一种习惯,当伤害的次数累及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受到他人的报复,甚至是坐牢、判刑,这也是报应。

小虫:你现在会恨那些伤害过你的人吗?

陈:以前会恨,现在更多的是一种对于人性的悲悯。

我今天能毫无保留的给你说这些,是想借助你的笔去告诉世人:不要伤害别人,更不要伤害那些真心爱你的人。这样只会给他人留下无尽的伤痛,甚至就是一辈子的残疾,给自己也没带来丝毫的好处,相反的是终生挥之不去的愧疚!!这里面没有谁是赢家。

************************************************

小虫:您从小就画漫画吗?

陈:不是。我小时候一点也不喜欢画画,我喜欢的是唱歌,基本上一首歌我只要听一两遍,就能原样唱出来。小时候的理想就是想当个歌星什么的,站在舞台上很风光的给人表演。但是耳聋的残疾让我的这个梦想彻底破灭了。所以考虑了很久很久,最后觉得漫画可以给我一些快乐,一些开心,就立下志向,想当个漫画家,其实立下这个志向的时候,真的画画最基本的透视原理都不懂的。

小虫:当你学习漫画的时候,找专门的美术老师学习过吗?

陈:没有,一直都是靠自己摸索、坚持,可以说走了很多弯路,有人说不需要老师就可以自学成才,我觉得这个是有条件的,有老师教导还是可以让你节省一点时间,不至于茫茫然在那里打转转,但是我实在没办法,只好自己自学了。

小虫:漫画道路中最难的是什么呢?

陈:我觉得是作品的销路,画创作出来了,谁来买呀,这个才是关键。我曾经大约有十年左右的时间没有卖出过一张画,也没有发表过半件作品,家人的不支持  同事的嘲笑时刻回荡在我的脑海,要不要放弃,一直都在犹豫,但是回过头来想,你作为聋人,你能从事的行业是很少的,思前想后,没有办法,对于漫画,那还得是坚持。

好在后来网络出现了,我看见当初很多报刊杂志有介绍说,可以利用QQ文字聊天,我对于自己的智力还是有自信的,心想能平等的和人沟通交流,我不会输给任何人。内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陈红喜,你的机会来了。

小虫:你当时在网络上都干些什么呢?

陈:和编辑聊QQ啊,给编辑发邮件投稿啊,还和网络上至今也没有见面的两位朋友合伙办了一个漫画网站。

小虫:作品销出去了吗?

陈:销路很不错的,稿约源源不断的涌过来,每天都有画不完的活,当时光是稿费的收入就已经是工资的好几倍了。你想啊,以前光只有投入,画了很多作品,全部和垃圾一样,心里别提多憋屈了。现在作品能不断的发表,还有钞票给你,心里觉得那个爽啊,所以就拼命的画,拼命的投稿,我说我的作品在上千家报刊杂志发表过,发表的总数有上万幅,一般人不相信,但是这是实实在在的数据.

小虫:看得出您确实是个很努力的人,这么发疯的画画儿,身体受得了吗?

陈:身体确实受不了,有一天,我画画完毕对着天空一看,哇!不好了。我眼前漂浮着很多的黑丝,眼睛也胀的不行,蛮痛的。当时心里就想,我前生做了什么坏事啊,我的耳朵被人气聋了,莫非现在还要将我的眼睛也弄瞎吗。家人也为担心不已,将我送到医院一查,发现是飞蚊症,是眼睛用功过度,毛细血管破裂了的缘故。

小虫:我都替你捏了一把汗呢,名和利是次要的,关键还是要注意身体,否则你再有钱也买不来健康。

陈:谢谢你的提醒,我现在也非常注意劳逸适度了。身体健康才是革命的本钱嘛,要不那天我眼睛真的出了问题,既聋又瞎的,用我的妈妈的话来说:那时你的生活恐怕连畜生都不如了。

小虫:你的趣趣荐稿网为很多业内人士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润和回报,当初你是如何想着创办这个网站的?

陈:在和编辑们沟通的过程中,发现很多编辑不一定是需要我这种风格的,所以我就有个想法,能不能集合所有的插画、漫画作者的作品创建一个网站呢,这样我在向编辑推荐的时候,不管你需要什么样的作品,我们都能提供出来,通过分成我们网站也能获得利益,让我积累的编辑的人脉得以充分的发挥作用。网站建成以来,一直运转的都很好,给很多作者以实际的经济利益回报,在业界口碑不错,我会好好的长期办下去。

**************************************

小虫:当初为什么想着来特殊教育学校的?

陈:因为我也是残疾人嘛,知道很多残疾人的苦痛和迷茫,我想尽我的一点特长和能力帮助他们。所以当初安乡特殊教育学校的校长张老师问我想不想来的时候,我没加思索就答应下来了。我们学校主要是听障和智障孩子,很多都来自穷苦的家庭,有的父母离异了,有的被父母抛弃,有的父母本身就是残疾人,我记得刚刚来的时候,每每想到这些残疾孩子的痛苦,眼泪就无声无息的流下来,让我感叹于上天的不公和残忍。

小虫:我发现这里的老师都很有爱心的,看第一眼就觉得与众不同,有着一种特别的圣洁的光辉。

陈:圣洁的光辉?你说的可能有点过了,但是我们每个老师确实都是非常有爱心,对孩子们都非常非常的负责。你看那康复班的老师,他们教一个简单的a、o、e,如果要让孩子们掌握,我告诉你,至少要重复一万次,如果不是有足够的耐心是不行的,估计一般人来教,孩子们知识没学到,老师他自己烦得都要爆炸了。所以爱心这东西真不是说说而已的,而是要落实到具体行动。你看我办公室隔壁的培智班,很多孩子生活都不能自理,上厕所他们也不会,大小便拉到裤子里,都要老师给他们清理的,你说你愿意干不?所以要干好特殊教育的工作,需要我们有爱心、有耐心,缺一不可。

小虫:你现在的创作为什么主要以爱与志为主呢?

陈:这个是个人经历决定的,是上天的安排。我被初恋女友伤害后,变成聋人,她也没得到丝毫的好处,相反,要每天都承受良心的拷问和谴责。如果她当初不伤害我,对我好一点,我也是个健康的正常人,和你和他一样的正常人,可惜听力永远的离我而去了,还有那个魂牵梦萦的音乐梦想。我想以我的绵薄努力去呼唤一点爱,希望借此唤醒人性中点点温暖,唤醒冷漠俗世里丝丝的善意,这是我的使命。

有些人反对励志成功学,以我的经历来看我觉得它们还是有用的,在创作漫画的过程中,遇到很多的挫折和打击,我为什么能坚持下来,多亏了一本名字叫《逆境顺转》的书时刻鼓励我,我这辈子从头到尾抄过的只有这么一本书,因为这本书是人家的,需要归还,所以我就将整本书抄写下来了,放在我的床头上,不时拿出来翻阅,时刻用来激励自己。或许我们不是最棒的,你努力了很多也不一定能发多大的财,出多大名,那需要上天的垂青。但是我可以用我的实际经历告诉你的是:只要你努力了,就算你不成功,不发财,就算你是个残疾人也可以象我一样做个有用的人、过一个有尊严的生活。而且你要知道,当初我立下要当漫画家的志愿的时候还是个对画画没一点兴趣的懵懂小子呀!

人到了中年,越来越相信命运,越来越听从内心的那个声音:我要以我的漫画、我的文字、我的演讲,最最重要的是我的身体力行去对大家呼唤爱、去对残疾人呼唤理想、志向,希望他们努力拼搏、奋发进取,长大后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

小虫:听了陈老师一番话,很为您的宏愿所感动,看你们学校房子比较小,在办学过程中,会不会有什么困难呢?

陈:要说困难,多的很,最大的困难是缺乏资金。因为我们的学生大都来自穷困的家庭,有的孩子还是遭父母遗弃的,孩子们的书杂费啊,学习用品费啊,生活费呀,住宿费用都是我们学校出,简单点说就是孩子们来我们这里读书,他不需要交一分钱。我们学校目前学生七十人左右,你想想,光这些开销就是个不小的数字。我们资金缺口是很大的,为了孩子们,我们老师也好领导也好,都是扎紧裤腰带过日子。你看见隔壁的张校长了吗,她实际上年龄只比我大几个月,为了学校的生存发展,头发都愁白了,不是一个责任心强的人很难长期的坚持下来。

小虫:你们可以考虑向社会募集啊,也可以将你的水墨画义卖筹款啊。

陈:我们确实有在向社会募集,你看学生宿舍的蚊帐、吊扇都是我们向网上朋友求助,爱心人士捐助的。这个《爱与志》的水墨画义卖也进行的不错,第一批作品在一次爱心拍买活动被卖光了,我们用这些钱给学生们添置了一些书和报架等文化设施。总之,我们看到了很多热心的朋友还是愿意帮助我们,关键是我们学校还缺乏足够的知名度和人脉,了解我们学校困难的还比较少,这个急也急不好,只能是慢慢来了。

小虫:是的,保持平和的心态,一步一步走,希望有朝一日您的爱与志的水墨漫画能卖出天价,那时就不需要外界的支援了,学校所有资金缺口,您完全可以一个人包了。

陈:我内心真的蛮渴望自己能如你所说的那样子,这样我就有足够的影响力去呼唤更多的爱心,有足够的金钱去帮助更多困苦、残疾的人们。

小虫:您的宏愿一定可以实现的,残疾孩子们渴望您成功,学校领导渴望您成功,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渴望您成功,我相信如果有上帝,上帝也会渴望您成功,有这么多人的支持,您想不成功都难。

陈:谢谢你的祝福,一起努力!!

小虫:应该是我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呢,努力!!

来源: 县残联 【责编: 数据导入
分享至